您的位置:首頁 >旅游 > 攻略 > 正文

疫情沖擊各地景區 預計10%左右民營景區項目轉讓、關停

來源:北京商報 時間:2020-03-03 15:27:09

各地景區、公園陸續恢復開放的同時,有一批民營景區卻正不得不面臨黯然離場的處境。3月2日,中國旅游景區協會發布調研結果顯示,受疫情影響,各地景區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損失,部分景區一季度收入將減少近2000萬元。根據調研,在本次疫情之中,民營景區將遭受更大的經營壓力,預計有10%左右的民營景區會選擇項目轉讓、直接關停。經營景區多年的民營企業負責人張濤(化名)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無奈地表示,“最近,我和幾個共同投資景區的朋友聊天時都會開玩笑地說,現在真到了民營景區資源抄底的最佳時期了”。

艱難時刻

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,近幾年,民營景區多次出現破產倒閉的現象,其中甚至不乏5A級景區,加之本次疫情的影響,部分民營景區尤其是中小規模景區很可能撐不過這場“旅游界寒冬”了。

中國旅游景區協會在調研報告中介紹,新冠肺炎疫情對景區行業營業收入影響極大,不僅波及到全國范圍,而且受影響程度重、時間長,根據調研情況綜合評估,春節期間全國景區企業收入損失額度達到去年同期水平的90%以上。

在這種背景下,該協會相關負責人直言:“民營景區相比國有景區,所受到的經營壓力要更大。”具體來說,預計一成左右的民營景區會選擇項目轉讓或者直接關停,其中具有一定經營規模的景區轉讓可能性更大,較小規模直接關停。而且,有五成的民營景區會采取裁員的方式減少人員開支。雖然近期部分地方景區逐步恢復營業,讓一些經營者看到了市場回溫的可能,但多位專家都明確表示,雖然地方景區已逐步復工開園,但目前主要客源群體所在地都還處于防疫攻堅階段,游客出游還未開始復蘇。

而張濤也向記者證實,現在各地的民營景區陸續出現了資金鏈緊張的問題,不少都在和OTA、旅行社、票代等渠道合作商協商暫緩結算應付款項,對內部員工,減少、暫停發放。

加速出局

實際上,就在去年,多家民營景區接連破產,已讓人們對于這類景區的經營狀態產生了些許擔憂,而后,全國景區多輪門票降價,加上疫情期顆粒無收,民營景區的寒冬似乎過得比其他旅游企業更“冷”一些。

已經在北京開業了20多年的老牌民營景區、密云區清涼谷風景區副總經理宋英介紹,雖然冬季往往是自然景區的經營淡季,但由于近年來春節出游人數的增加,不少經營者也開始集中投資、重點布局起農歷新年前后的旅游市場。“今年,清涼谷特意增加了推廣、布置春節期間景觀設施和活動的預算,投資了20多萬元建設了冰庫、冰屋等,原本預計會創造60萬-70萬元左右的營收。”宋英直言,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不僅讓這些投資打了水漂,也讓景區的一季度收入受到沖擊,總體來看,包括冬季團隊員工工資、社保、日常水電費在內,清涼谷在疫情期間直接損失約為50萬元。

不過,張濤和宋英也都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民營景區大多會留出一定的儲備金以應對不時之需,即使是中小型景區,撐2-3個月也都問題不大,因此,現階段如果真的出現必須轉讓關閉的,也應該不是純粹客觀原因所致,而是此前經營不善遺留下來的一些問題,加上疫情的“催化”才迎來了這樣一個結局。

“其實,現在國內民營景區的經營模式主要分為三種,其一是投資方本身擁有其他主業、資金實力較雄厚,做景區可能主要因為老板的個人喜好;其二是靠各種機遇拿到地方比較優質的現有旅游景區資源,經過簡單‘加工’后主要依靠賣門票營收的,此類是民營景區的主流;而第三種則是拿到較有潛質的自然資源,期望打造出優質景區,以自有資金和部分融資進行大規模改擴建的。”景鑒智庫創始人周鳴岐直言。去年多個破產的民營景區都屬于第三種企業,而現在經營難度較大、受疫情影響最顯著的也正是這些“不上不下”、又有債務壓力的景區,它們暫停營業后,僅靠直接裁員并不能有效緩解資不抵債的壓力,在這種情況下,先天資源相對好的就會被接盤、抄底,而資源相對競爭力不大的就只能停業倒閉。

轉型倒計時

在采訪中,提及自己和同行們當前的處境,張濤不自覺地連連嘆氣。他說:“雖然大多數民營景區還未到揭不開鍋的局面,但現在誰都不敢打包票景區何時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狀態,如果繼續只進不出,等待經營者的只有黯然離場這一條路。”

上述中國旅游景區協會的調研結果顯示,從全年來看,在降價營銷、入境游大幅下降等多重因素影響下,全國景區企業的收入損失程度預計會達到去年同期收入水平的40%-50%以上,明顯高于旅游行業整體平均水平。

在周鳴岐看來,面對愈發激烈的市場競爭,以及全國景區整體降價的大環境,民營景區未來的經營難度將越來越高,純靠門票收入賺錢的很快就會“見頂”,提高二次消費、向度假目的地轉型已是箭在弦上。“景區度假化并非簡單地等于景區+酒店,一方面,對于度假產品中的住宿業態,不僅僅是把城市酒店搬到景區,而要借助景區獨特的自然和文化特質,以‘住+娛’的概念強化內容體驗;另一方面,周邊要衍生出針對不同類型客群、多樣化、個性化的度假業態,給度假游客充實的游樂內容,并把度假生活方式與自然風光合為一體,與不同風格的度假酒店一起形成度假綜合體。”周鳴岐表示,景區要確定自己的定位,針對不同需求配套不同的設施以及軟服務產品,才能形成一個完整的產品體系。

不過,張濤也直言,對于行業內一些“腦袋一熱”就投資、擴建的民營景區老板來說,疫情下的優勝劣汰也并非壞事,“有的景區經營者,自己手頭事情忙了就把景區丟給團隊管理,哪天想起來了、發現業績不好了,就又突然拿回來自己管,這種沒有專業管理團隊的景區,即使沒有遭遇疫情,最終也將被淘汰出局”。

天津快乐10分开奖软件 广西快3下载 海南环岛赛玩法规则 陕西省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奖金表格 幸运农场是真的吗 福建体彩11选5开 江西11选5玩法 彩票技巧规律和口诀 福建体彩31选7官网站 福建快3开装结果 北京股票期货配资 云南快乐十分电视走势图软件 股票推荐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 江苏7位数20016期开奖结果查询 投资理财平台商家